Duhamel/Radford: 迎接改变 重回巅峰

平昌奥运周期,加拿大双人滑选手Meagan Duhamel/Eric Radford一直稳居世界前列。作为两届世锦赛冠军,也是本次比赛的卫冕冠军,由于男伴受到伤病的困扰,他们未能在赫尔辛基发挥出最佳水平,仅获得了第七名。冰舞自由舞比赛前,两人接受了爱滑冰记者的采访,谈及这个赛季的发挥、心态的变化以及对职业生涯最后一个赛季的规划,也分享了他们对于花样滑冰运动的一些看法。

记者:你们如何评价自己这次世锦赛的表现?这个过程似乎不太顺利?

Eric: 是的,来到赫尔辛基后,我受到了伤病的困扰,所以不得不临时改变技术动作的构成。比赛中,特别是自由滑的时候,我担心过腰胯会不会就突然就支撑不住了,但是好在我们都坚持过来并且尽力了。

Meagan: 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但也算不上“失败”,因为确实出现了一些状况,名次上跌了很多。我们会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并且尽快调整自己的状态。如果我们不能从这次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那才是真正的“失败”。

记者: Eric,你的伤病现在状况如何?它对这次比赛有多大的影响?

Eric: 伤病是来到这里以后变得越来越严重的,之前一直觉得没什么问题。赛前训练中勾手三周跳完全收不起来了,身体有些不在自己掌控之中,我才意识到情况不妙,甚至一度怀疑还能不能比赛了,情绪也很焦躁低落。但是我的教练和团队都在鼓励我摆脱这种情绪,Meagan主动提出把勾手三周跳换成后外点冰三周跳。她做这个动作时脚会疼。赛前合乐时,我慢慢找回了一点状态,觉得成套还是能完成的,才定下心来,这个过程太艰难了。身体具体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回加拿大后会详细检查。

记者:比赛结束后的这段时间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对于整个赛季的总体表现又是怎么看的呢?

Eric: 我们已经和教练组开会分析了这场比赛和整个赛季的表现并且对于下一个赛季有了明确的规划和目标。我们需要在加入一些新的元素。

Meagan: 对,很多新东西。

Eric: 我们要给自己的表演注入新的活力,同时也需要调整心态,更加积极地去面对奥运赛季,而不是一直在重复做差不多的事情那种疲劳的感觉。距离第一次获得世锦赛冠军已经两年多了,当时的两套节目风格挺适合我们的,结果也很不错,但是如果不尝试改变,而是“吃老本”,想要一直复制过去的成功是非常困难的,观众和裁判也会感到乏味。所以我们需要尝试一些新东西,看看能否产生不一样的火花。

Meagan: 现在其他选手为优秀的双人滑作品制定了一个新的标准。前两年,这个风向标掌握在我们手里,但现在不是。下赛季我们的任务就是提高自己,演绎出优秀的节目,超越现在的标准。这也将会是我们的最后一个赛季了。

记者: 说到节目的风格,你们对于下赛季的选曲有什么想法了吗?

Eric: 我们已经把范围缩小到了几首备选的配乐当中,但是具体都还没有确定,还需要一些时间,也要看节目编排出来的效果(4月初),我们会回到自己最为熟悉的风格。这个赛季的选曲是一种大胆的尝试,自由滑的风格和之前有很大的不同,因为还不到奥运赛季,而且之前在成绩上已经颇有收获。下赛季我们的计划是回到最得心应手的路线,然后好好打磨节目。

[笔者注:目前,两人已经公布了新赛季的选曲,短节目选用由美国歌手April Meservy演唱的With Or Without You,自由滑将复用2014-15赛季的Muse组曲,两套节目均由John Kerr和Julie Marcotte共同编排。]

记者: 下赛季你们打算在节目中编入阿克塞尔三周抛跳和抛四周跳吗?

Meagan: 这都不是必需的,特别是抛三周半跳,我觉得完全没必要。

Eric:后内结环四周抛跳肯定会保留,因为这个动作我们用了很长时间了,在比赛中的成功率也不错。过去的两个赛季,我们一直在尝试突破技术难度,2014-15赛季的勾手三周单跳,以及上赛季的勾手四周抛跳,这都是一种自我挑战。这个休赛期,我们不会去学全新的技术动作了。

Meagan: 编排当中会加一些新的衔接之类的,都是小地方,不会去尝试之前没有练过的大难度。我们会更加着重于节目本身整体的提升,改变不在于技术上,而在于表现力上。

记者:你们曾经提到过关于高难度动作基础分值的问题,现在又是如何看待这方面规则的呢?

Meagan: 是的,我依然认为抛三周半和抛四周跳的基础分值与动作本身难度不相匹配。两年前的世锦赛上,我们成功完成了抛后内结环四周跳,只是我单手扶冰,也不算是个大失误。但是当时有五六对选手做了干净的抛三周跳,得分就比我们的抛四周要高。很多时候,我并没有摔倒,可能是双足落冰,重心低一点,或者手扶冰,得分就没有一个高质量的三周高。但是三周和三周半以及四周抛跳的难度完全不能比啊!高级三周单跳也是如此。我们用勾手三周单跳,比后外点冰和后内结环跳这些双人选手常用的跳跃难度要大很多。或许有一天,技术官员们会重新评估各个动作的分值并且做出调整。希望他们能问一问运动员们练习的过程中感觉什么动作更难,差多少。我知道很多选手都有同样的想法。不仅是我们,Aliona和Bruno也希望阿克塞尔三周抛跳能赢得更多的分数,他们知道这个动作有多难完成。

记者:国际滑联新成立了一个运动员委员会,或许你可以通过他们将这些想法表达出来。

Meagan: (笑)

Eric: 我们很高兴能有这样一个渠道,很多选手都非常期待这件事。

记者:那么你们觉得现在对于运动员来说最希望得到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

Eric: 之前运动员很少有话语权,委员会的成立或许会让这个问题得到解决。就我个人而言,我会阅读到官方文件中对于规则的调整,但只是知道它变了,却不明白为什么改变。参加比赛时,我四处询问认识的人,也没有人能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所以说,规则的改变影响着运动员们,但是我们却不知道背后的动机是什么。希望通过与技术官员更多的交流能增加规则的透明度,让遵循规则的人明白其背后的意图,以及制定者们所希望引导的大方向在哪里,这会让我们觉得对于自己所从事的这项运动有一定的掌控力。

记者:接下来你们有什么计划呢?

Meagan: 去日本参加世团赛,或许能在比赛中有新的惊喜。然后尽快投入到新赛季的准备当中。我们发现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当然,一定的休息和调整是必要的,但是我们需要尽早地做好准备,因为下赛季初就有良好的状态是非常重要的。

[笔者注:世团赛前,Eric的伤病被确诊为腰椎间盘突出,两人因此选择退赛以便更好地休养。]

记者:你们觉得这个赛季比以往都要艰难吗?

Eric: 这个赛季主要是身体状态不好,所以没有发挥出水平。因为担心,心态上也产生了很大波动,但是去年世锦赛自由滑上场前实际上也没有多淡定,一样非常紧张和煎熬,我至今都记得那种感觉。上个赛季也挺波折的,所以并非最后结果很好的时候整个过程就变得容易了。每个赛季各有各的困难和不同的色彩,这些都是我们经历中的一部分。

Meagan: 在我看来,唯一的区别就是这是我们搭档以来第一次在赛季末发挥不佳,没能给这个赛季画上一个漂亮的句点。过去的六年里,我们在世锦赛上的表现都很不错,所以这次有些失望,但是七年中只发生了一次这样的状况,大概也算不错了吧!(笑)

Eric: 我觉得这也跟看问题的角度有关。我们俩对自己的要求和期望很高,也很清楚自己有能力呈现出一套怎样的节目,这次没能做到。但是当我回想,发现索契冬奥会后的每一次比赛,我们都登上了领奖台,而且拿了很多个冠军,得第二或第三的次数都不太多。

Meagan: 对呀,这些都已经很棒了。

Eric: 因为我们渴望得到更多,就很容易忽略自己过去的成就。我看到别的选手非常光彩的职业生涯,有时会想,如果我能像他一样该多好啊!但是其实我们自己的履历也已经很漂亮了,是非常值得骄傲的。这些都是勇于挑战自己,不断努力的结果。还剩下最后一个赛季,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个。我们不会因为这次的发挥不尽如人意就失去自信。这两年的成绩说明,如果我们能展现出最佳状态,依然是能登上领奖台的。

记者:这赛季你为Patrick Chan(陈伟群)创作的自由滑音乐广受好评,下赛季还会创作花滑配乐吗?

Eric: 目前没有计划,我们也不会像索契那样使用我写的音乐,但是如果有选手向我提出,我非常愿意为他们创作。

记者:索契奥运赛季使用自己原创的音乐,这赛季又看陈伟群滑A Journey,感觉是不是很特别?

Eric: 是的,非常特别。索契赛季的短节目对于我来说是梦想成真。在那之前,我有“自己写曲子自己滑”这个想法已经很久。那年我们第一次登上奥运舞台,能在四年一度的大赛中让更多的人听到我的音乐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今天我在现场观看了Patrick的自由滑,当时非常非常紧张,比自己站在赛场上还要紧张。我对他的表现很满意。能亲眼见证我创作的音乐的内涵在世锦赛的赛场上被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是非常美妙的体验。

记者:平时你是如何创作音乐的呢?

Eric: 这个事情像是魔法一样,有时我想着要写一首曲子,然后就在钢琴前坐了两个小时,什么也没想出来。又有时只是想放松自己,随便弹弹,旋律就在琴键上流淌。没有多久,一首乐曲就基本完成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固定的方式,大概就是顺其自然吧。(笑)

记者:你们的团队中有一位运动心理学家,他主要在哪些方面给你们提供帮助?

Meagan: 几年前我们的团队里就有这样一个角色,之前两个赛季我们发挥得不错,成绩也很好,就觉得不再需要他的帮助。这个赛季又出现了波动和反复。大奖赛总决赛和四大洲锦标赛之前,我们在家模拟比赛时,自由滑都是干净顺利地完成了整套动作,训练的各个环节都做得很好,我们信心满满地去比赛,但是两场都比砸了,一路磕磕绊绊,像是面对多大困难一样,到最后就是想着“撑过去”。比赛中的发挥总是比预想的差了很多,这让我们很困惑,需要有人来帮助我们走出这个怪圈,所以就请他加入了团队,也希望下赛季能得到更多的指导,用更稳定的心态顺利地完成比赛。

记者:Meagan, 你有芬兰血统,这次在赫尔辛基比赛,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Meagan:这件事情在我心里一直是非常特殊的。索契奥运赛季结束之后,我们并不确定自己还会再坚持多久,毕竟我和Eric年龄都已经不小了。国际滑联宣布今年的世锦赛将在芬兰举办是我继续职业生涯的一个很大的动力。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在芬兰参加过三次比赛了(两次芬兰杯挑战赛,一次世锦赛),这是非常幸运的事情。昨天我与两拨不同的家人一起聚餐。我觉得如果不是我这次来参加这么一个重大的赛事,他们也不会团聚,这个机会非常难得。

记者:你会说芬兰语吗?

Meagan: 几乎不会。大概只能数数、描述各种颜色,还有说“你好,我是Meagan”这些,都是很小的时候学的,别的就不会了。

记者:你们对于下赛季有什么样的期待?

Eric: 我们总是在从过去的经历中学习。这赛季不太顺利,也远没有达到预期,但在逆境中往往可以重新认识自己,发现究竟欠缺在哪里,什么方法是适合我们的。下赛季的计划非常全面和详细,会让我们重新找回十足的斗志,我们为此感到兴奋和期待。

Meagan: 如果不是这次没有比好,我们不会如此深入地重新审视自己的心态和节目。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想得更加细致。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触底才能反弹。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如果听之任之,最后一定会觉得遗憾,所以我们一定会想方设法重回顶峰,给自己的职业一个圆满的收尾。

Eric: 人会感到迷失,往往是因为遇到了意料之外的挫折,原来的路走不通了。这也是最愿意尝试改变的时候,我们非常期待计划中的这些改变所能带来的效果。

记者:谢谢你们接受我们的采访,也祝福你们伤病早日康复,下赛季一切顺利!

Meagan & Eric:谢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