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gan Messing: 竞争与友谊激励我成为更好的自己

男子单人滑选手Keegan Messing出生于美国阿拉斯加,也长期在此训练。他从2014-15赛季开始代表加拿大参赛,并在2018年如愿登上奥运舞台。受到疫情影响,他成为本赛季唯一参加了大奖赛分站赛的加拿大选手。同时,他也在斯德哥尔摩世锦赛上刷新了两套节目总分的个人最佳,获得第六名,为加拿大挣得两个男单奥运席位。赛后,爱滑冰记者有幸对Keegan进行了专访,他分享了本赛季的波折起伏,在训练计划被完全打乱的情况下与队友Nam Nguyen相互激励,共同完成目标的点滴,以及对于未来的期待。

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21赛季对许多选手来说都不同寻常,于Keegan Messing,旅行限制意味着他不能像往年一样在休赛期择机离开阿拉斯加,与其他高水平选手一道进行短训,或是和编舞一起精修自己的节目。但同时,他得以在大奖赛美国站亮相,由于加拿大站取消,Keegan意外成为了唯一参加了分站赛的加拿大选手。“得知这个消息,我深感荣幸的同时又很沮丧,特别是对于那些入选了去年蒙特利尔世锦赛的队友们,连续两次主场参赛都未能成行,非常遗憾,后来加拿大全国锦标赛也取消了,世锦赛几乎成为了他们这赛季的第一场也是唯一一场正式比赛。在拉斯维加斯,我始终觉得不是为自己一个人而滑,也是代表了整个加拿大队。很高兴这次在斯德哥尔摩见到了久违的队友们。”


由于加拿大全国锦标赛的取消,冰协以之前一年半的比赛成绩为依据进行了参赛选手的选拔。“根据冰协设定的标准,我和Nam Nguyen的成绩不分伯仲,冰协提出模拟比赛,滑一套短节目。我们先后在各自的冰场滑完了节目,就立刻通了电话,得知对方也干净完成,兴奋庆祝,而后又感到紧张,不知最后会派谁去比。公布名单那天,我们也一起等结果,又希望对方入选又期待自己入选,心情很是纠结。”
这只是长久以来Keegan和Nam不断彼此激励的一个缩影。“Nam的性格特别好,我们就像兄弟俩,这个赛季几乎每天都通电话,无论是想随意开个玩笑,还是训练中遇到了问题。‘后外点冰四周突然跳不出来了,你帮我看着,跟你打个赌,如果这次再跳空,我就请你吃饭’,诸如此类看似可笑的对话的确对我很有帮助,在缺少比赛,又无法像往常一样适时改变训练环境的时候让自己少一些懈怠,尽可能地提升训练效果。这次世锦赛也是我们共同完成的。如果没有他一如既往的激励和支持,我应该很难拿出这样的状态。”

回顾在斯德哥尔摩从训练到比赛的一周多,Keegan坦言自己的情绪经历了许多起伏,“由于防疫需要,选手们普遍比以往早了几天到达赛场,因此也多了几场赛前训练的机会,对我来说应该是非常有利的。从阿拉斯加到斯德哥尔摩需要转机多次,路上耗了一天多,两地时差10个小时,调整起来有些困难,好在时间相对充裕,总体来说训练的状况很不错,还跳成过几个勾手四周。当时就是感觉自己应该能成,并且这一周都一直干劲十足,想挑战高难度。这样的状态让我更加自信,能够最终在比赛中滑出两套不错的节目。入选世锦赛阵容后,我就一直带着‘进入前十,拿到两个奥运名额是我的责任’这样的心态,压力也曾一度成了累赘。比赛前我尽量控制自己不要去想结果,能够坚持下来,全情投入地滑完两套节目,并且实现赛前的目标,是最令我满意的方面。”

大奖赛美国站和世锦赛都是空场比赛,没有了观众的掌声和欢呼,想来总会有很大的不同,这也让Keegan多少有些担心,但比赛中似乎并没有察觉。“站在冰面上,等待现场播报我的名字,亮相,之后就立即进入了比赛模式,脑海中只剩下’做自己该做的,滑好这套节目’这个单纯的想法,周遭的一切似乎都与我无关。无论环境如何,能够有机会参加比赛就已经非常幸运。当然,我的确很享受现场座无虚席的热烈氛围,相比之下,这次世锦赛更有种孤军奋战的感觉,是Nam时刻心系比赛,一直与我保持联系,给了我强大的动力,临上场前我还在跟他发消息。”

冰舞自由舞比赛中,只有少部分运动员、教练和工作人员的看台上,Keegan挥舞着一面巨大的加拿大国旗,为自己的队友加油助威,格外醒目。“这面国旗和旗杆是我在协调转籍代表加拿大参赛时收到的礼物。加入加拿大队伊始,我就得到了来自冰协、队友等各方各面的热情支持,这是我花滑生涯至今做出过最明智的决定。我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幸运,这支队伍就像一个大家庭,每个人都希望队友也能发挥出最好的水平。我希望通过各种方式支持我的朋友们,见证他们的出色表演,每当此时,我都感到非常幸福。”比完世锦赛后,Keegan又将这面国旗快递给了参加世团赛的Nam Nguyen,将这种支持继续传递。


Keegan同时表示,自己对于团队精神的理解也来自于父母多年的榜样与引导:“他们都是非常强大并且善于表达爱与关怀的人。从我第一次参加比赛开始,他们就经常到场观赛,不仅给我加油,也给同场的所有其他选手加油,特别是我妈妈,即便场上是我最大的对手,她也全情投入地为他们鼓掌欢呼。她始终坚信,大家为了参加比赛,为了取得进步都付出了太多,都值得在赛场上展现出最好的一面,对此我也深以为然。每个运动员都是经历了重重困难才站上更大的舞台,看到其他选手在最重要的场合留下遗憾,我也会非常难过。当我能够真心地祝福对手,自己的心态会轻松很多,而其他选手的优异表现也会激励我发挥得更好,这样比赛才会更加精彩。”

在2018年实现了奥运梦想后,Keegan一度有了退役的想法,也曾在采访中表示加拿大的年轻一代实力不俗,早已准备好扛起大旗,但最终他还是决定继续坚持。“参加平昌奥运时我已经26岁,对于花滑选手来说不再年轻,也并不确定是否能够在国际舞台上继续保持一定的竞争力。权衡之后的决定是再滑两年,争取参加蒙特利尔世锦赛,过后再考虑是否坚持到北京冬奥会。有些出乎意料地,18-19赛季,我的表现比以往都更加出色,成绩上也取得了突破,获得大奖赛加拿大站银牌,又第一次进入了总决赛,可惜世锦赛上的发挥不尽人意,而就是这整个赛季唯一的糟糕表现导致加拿大丢掉了主场世锦赛的第二个男单名额。我不仅想要弥补这个遗憾,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大器晚成,再坚持两年说不定还会有所突破。很荣幸今年能再一次参加世锦赛,并且刷新个人最佳,希望下个赛季还能像陈年老酒一样,越酿越香。”


与此同时,Keegan也享受着期待新生命到来的喜悦与忐忑。今年二月初,他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了妻子Lane怀孕的喜讯,“期待宝宝的降生是这个世界上最奇妙的感觉,Lane经常会给我发记录宝宝胎动的照片和视频,这份欣喜可以让我卸下所有的压力与担忧。自由滑之前我的心态不是最好,就翻出前两天发的视频来看,很快放松了不少。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迎接新的生活,全身心地去爱我们的孩子。”
对于即将到来的奥运赛季,Keegan也有更高的期待:“虽然我知道滑冰早已不是生活的全部,但我依然渴望再次站上奥运赛场,如果能把勾手四周跳加入到自由滑中,组成一套包含三个四周跳和两个三周半跳的节目,那就再好不过了。”

采访:Yuchen Wu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