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e-Lynn Bourne:节目背后的故事

Shae-Lynn Bourne曾经获得过世锦赛冠军和奥运会第四名,退役后从事编舞工作也广受赞誉,庞清佟健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备受赞誉的Impossible Dream便是由Shae-Lynn和David Willson一同编排的,近几年羽生结弦的阴阳师,Ashley Wagner的红磨坊,还是这赛季樋口新叶的Skyfall以及Nathan Chen的Nemesis也均出自Shae-Lynn之手。爱滑冰的记者有幸这赛季采访Shae-Lynn,让我们来听听这些节目背后的故事,以及她是如何看待花样滑冰这项运动的发展和变化。

【与庞清佟健的友谊】

我非常欣赏庞清佟健所做的一切,在退役后尽他们所能回馈这项运动,建立这座新冰场,为儿童和年轻选手提供良好的专业指导。他们在2009-10赛季的自由滑Impossible Dream是我和David Willson一同编排的,这些年我也在很多场合遇到他们,他们还是与之前一样,非常努力,节目一如既往的优美。我也很期待他们的新冰场、俱乐部和接下来的演出,他们有一支非常出色的团队。

【奥运赛季节目编排】

Nathan Chen

作为编舞,我会从不同的音乐中寻找灵感,不断更新我的音乐库,我先生会帮助我剪辑音乐,同时我也与Hugo Chouinard合作完成编曲剪辑等工作。在选曲的过程中,如果我已经有确定的方向,我会征求大家的意见,有时我知道我想要什么类型的音乐,有时我需要更多的选择。这次与Nathan合作短节目时,我让Hugo和我先生把他们能找到最棒的音乐都发过来,而最终选定的Nemesis,是Hugo挖掘的。他发给了我很多选择,我尤其钟爱这段旋律,循环播放了很久,很酷、带给人新鲜感,不同于以往,Benjamin用心演唱,让人感受到这段音乐的美好,被充满感情的歌声所触动。起初Nathan有些犹豫,因为他有其他的选择,不过当我们上冰播放这首歌曲后,他说就是这个了。他相信我的建议,也乐于接受新鲜事物,不害怕去尝试。由于今年是奥运赛季,这个赛季充满挑战,有些选手会犹豫是否要在奥运会上挑战新的风格,但是Nathan愿意去尝试新鲜的事情。我很喜欢跟他合作,也愿意为他去编排新的东西,他富有天赋,肢体表达很好,也能感受音乐,合作的过程很愉快,这个赛季我还会继续协助他打磨节目,希望我们之间合作可以使这套短节目更进一步。美国站比赛前的一周我一直在洛杉矶帮他编排,全美之前也再次来洛杉矶帮他打磨节目。

Weaver/Poje

上个赛季Kaitlyn和Andrew更换了教练,这两年我没有参与他们的编舞工作。在Autumn Classic比赛后,他们打电话跟我说考虑换回Je Suis Malade并希望重新进行编排,询问我能否帮助他们,因为他们希望保持节目的完整性,不希望外人去改动原版节目的精髓。当然现在规则不一定样了,定级的要求也有变化,比如圆形步伐,直线托举等,所以我们加了一些新的动作,他们也比六年前成长了很多,肢体线条和动作都有很大进步,也更成熟,随着年纪的增长有更丰富的人生经历去表达。仔细去看的话,这仍是一套跟六年前有相似之处的节目,核心要表达的东西没有变化,随着比赛的进行,这套节目会越来越接近他们想呈现的样子。

这套节目本质是一个悲剧的故事,生活、爱情、伤痛,你可以看出来节目里女孩有一点点疯狂和失控,观众或多或少会与节目产生共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能在人生某一阶段会有这样的感受,痛苦、伤心、面临困难和挑战,从情感上很多人会感同身受,经历过节目里表达的状态,虽然可能是一些悲伤的故事。

樋口新叶

让她这么大的选手去讲述一个这么宏大的故事并不容易,因为她年纪小经历也少。事实上去年在帮助新叶编排节目时,skyfall是短节目音乐的选择之一,她也很喜欢,但最终我们采用了其他音乐。但是她一直都记着这件事,大概是世锦赛前夕,她写信给我询问能否将skyfall改编成这赛季的自由滑节目,我开始考虑如何加入其他旋律可以和skyfall剪辑到一起,因为我最初的计划是作为短节目音乐。当她来找我编排节目的时候,我已经剪辑好音乐,她很喜欢,马上就进入到编排节目的环节。她很兴奋可以去演绎间谍女孩这样的角色——邦德女郎(Bond Girl),而我会叫她Wakaba-Bond。这套节目很有趣又富有激情,她本身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女孩,节目也很好的展示她活力四射的一面,同时她还要有女人味。和她合作很顺利,我也很享受看她比赛,她每一次表演都更进一步。

Ashley Wagner

Ashley是那种需要跟节目产生很强共鸣的选手,让她相信这就是我的节目,这会使她更自信。夏天的时候我们合作编排了新的自由滑《爱乐之城》,实际上我认为Ashley很适合这个节目,整个节目表演也非常好,但内心她始终觉得《爱乐之城》缺少《红磨坊》带给她的触动,而与节目情感的紧密结合让她在赛场上更加自信,而我始终认为选手需要去滑他们想滑的节目,如果缺少共鸣,那么最终无法达到预期的结果。不过奥运的特殊之处在于,我们知道Ashley滑了三个赛季《红磨坊》,但奥运会的观众可能是一些平常并不看花样滑冰的人,他们可能只是每四年看一次奥运会,所以整体来看,可能她的粉丝会有感到厌倦,但是更多人却是第一次看这套节目,选手会从多方面去衡量他们的选择。

【编舞及教练生涯】

2003年退役之后差不多就从事编舞工作指导现在,在刚退役之后我做过一段教练,但也更多是协助。我只给Kaitlyn和Andrew做过一两年的主管教练,但我对教练的工作不是很有兴趣,从一开始编舞的工作就更吸引我。给选手编排节目,帮助他们滑的更加自信,让他们知道如何去表达,通过节目让他们了解自己,享受在冰上的时刻。同时编舞工作的灵活性对我也非常重要,并不要求每天都需要工作。我还是选手的时候需要每天早上六点起来训练,有固定的日程,作为教练在选手需要你的时候你都要出现,为此必须投入和付出很多精力。作为编舞的工作更多是,工作,休息,工作,这样的节奏,这样我有更多自由的时间,同时我作为一个母亲,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伴我的儿子,扮演好妈妈这个角色。

【选曲人声及冰舞规则变动】

冰舞很早就允许选曲有人声,我之前也用过带有歌词的音乐,所以这对我并不陌生。我认为这是个好事,我们需要考虑观众,让他们对花样滑冰保持兴趣,如果我们一直局限于纯器乐和古典音乐可能会失去一些观众。现在大家可以拥有更广泛的选择古典音乐,或者带有人声,各种选择都可以。对观众而言,他们可以看到多种风格的节目,对编舞也是件好事,因为我们的选择也更多了,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改变。

我对冰舞的变化仍感到有些奇怪,毕竟这么多年我们都在练各种规定舞的图案,一次比赛要滑四次或者六次,而现在比赛中只看到一次,多少还是感到奇怪。规定舞有趣的地方就在于,每次比赛重复两次或者三次图案,而你必须做的完全一致。所以现在我会觉得这让比赛变得简单了,但从观众的角度来说,不断变化对他们总是好事。现在冰舞动作更多,规则也更复杂,这就要求选手更有策略的去编排节目,就好比在单人节目,很多选手将更多的跳跃放在节目后半段,获得更高的基础分值,但另一方面当节目需要考虑如此多因素时,艺术性多少会受到影响。现有规则导致单人节目过于饱满,如果减少一个跳跃或一组旋转,选手有更多的时间去演绎节目编排,使得节目更具观赏性。总体而言规则的变化是好事,只要不失去这项运动的美。花样滑冰需要运动与艺术相结合。我赞同有些方面的改变,但对有些变动持保留意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