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ga Mikutina: 希望奥运经历成为未来的宝贵经验

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上,代表奥地利参赛的Olga Mikutina将首次登上奥林匹克大舞台。2003年出生于乌克兰,12岁举家迁往奥地利,在2021年世锦赛上,Mikutina以第八名的好成绩为奥地利争取到奥运席位,也最终入选奥运代表团。在不久前结束的欧锦赛赛后,Mikutina接受了爱滑冰的专访,讲述了参加比赛的心情,介绍了自己的两套节目,表达了对奥运的期待,并分享了自己成长的故事。

对Mikutina来说,北京奥运赛季的开端比较坎坷,由于右膝伤病,她不得不退出大奖赛NHK杯——这场比赛本该是她成年组大奖赛首秀。“伤病自然会让我感到焦虑和担心,谁也不希望赛季以伤病开始,但是现在康复后,无论训练还是比赛中,我都会比从前更兴奋、更满足,我也更珍惜自己所拥有的这一切,这也是我从伤病中学到的。”

带着这样的心情,恢复健康的Mikutina在2021年11月底走上了大奖赛最后一站俄罗斯杯的赛场,虽然最终仅仅位列12名,但她依然带着积极的心态回顾第一次大奖赛之旅:“我非常高兴能够回归赛场,来到俄罗斯参加比赛。这次比赛跳跃出现了一些问题,回去还要继续努力。”

2022年1月, Mikutina在欧锦赛带来了更加自信的表演。“总的来说,这场比赛还是有很多美好的回忆,特别是现场有这么多观众来为我们加油喝彩,我非常高兴能参加这次比赛。”比较两套节目,她对短节目的发挥更为满意,尽管勾手跳有个小错误,但她认为“自己比赛时更自信、也更从容”;而自由滑则还要加油,“还有很多要努力的,我并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会在自由滑出现失误,上场前有一些紧张,未来的比赛里也要学会去控制自己的紧张情绪,在训练中也要去磨练自己。”

相比其他许多运动员,Mikutina的国际大赛轨迹有些特别:在参加成年组大奖赛分站赛之前,她就已经走上过欧锦赛、世锦赛等“更大”的舞台。谈到世锦赛的经历和获得第八名之后的心态,Mikutina表示,世锦赛也只是一场普通的比赛,至于好成绩,自己会将它视作继续前进的动力。“我不会赋予世锦赛任何特殊的意义,就像所有比赛一样对待。除了当时没有观众,和其他比赛没什么区别。好成绩没有给我带来任何思想包袱,每一场比赛我都依然带着积极的心态去拼,世锦赛前十名和挣得奥运名额的喜悦给了我更多的鼓励,让我知道自己能做到更好,激励我以更高标准要求自己,现在我也把目标放在超越自己,争取能刷新自己的最好成绩。”

经过几个赛季的磨练,面对不同的赛事,Mikutina带着“一视同仁”的态度。“大奖赛分站赛的经历非常难忘,这个赛季第一次参加大奖赛我来说也很新鲜,不过各种比赛的区别其实只是名称不同,比赛的进程安排、对待比赛的态度都别无二致,因此也说不上参加大奖赛和欧锦赛、世锦赛的心情有什么不同。”

本赛季Mikutina带来了两套风格迥异的节目,各具特色,特别是短节目,从选曲到创意都令人耳目一新。Mikutina透露,音乐和创意都是教练提出来的,但她自己也很感兴趣,因为她很喜欢尝试不一样的风格,“任何风格我都不会拒绝”。Rostislav Sinicyn为Mikutina进行了编舞。“它和我之前几个赛季的短节目都不太一样,是我从没尝试过的风格。上个赛季我的短节目《Sing Sing Sing》是诙谐欢快的风格,这个赛季的节目就更具有神秘感和氛围感,在步伐段落,音乐的节奏也帮助表达节目的风格。”

短节目创意是编舞Sinicyn的主意,表现了一尊雕塑活了过来。“通常来说,编舞中如果能结合一些意向或者故事,则能够更好地表达音乐。这套短节目中,我扮演一尊雕塑,并奉献了一场表演,而节目最后,我又变回了静态的雕塑,去迎接下一拨参观者。”尽管是第一次尝试类似的风格,Mikutina认为在编排过程中没遇到什么困难,“只是很不一样,节奏很快,我也很喜欢去卡节拍。”

与短节目不同,Mikutina的自由滑更舒缓,情感也更充沛。“自由滑也讲述了一个小故事:一个女孩走在花园里,周围充满了美丽的事物,之后在步伐段落,音乐转换,风云突变,乌云密布、狂风骤雨,我的心情和看待世界的角度也有所变化,最终感受到要去享受生命的每个时刻。”Mikutina特别强调,她想把“享受每分每秒”的领悟传达给大家,“因为人生苦短,每一秒都值得珍惜”。

登上奥林匹克的舞台,是Mikutina心中最大的梦想。在2021年为奥地利拿下奥运名额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Mikutina将在来年全国赛中脱颖而出,成为奥地利代表队的不二之选。始料未及的是,在奥地利全国赛上,Mikutina因自由滑的失误仅获得第二名。由于奥地利没有通过落选赛获得第二个奥运名额,Mikutina在全国赛摘银后心里也有了些不安,但她还是坚持做到了专注于自我,没有让这次落后影响备战。“担心肯定是有的,全国赛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其实短节目发挥得还不错,自由滑犯了些错误。不过,比赛之后我就直接投入接下来的训练,也没有过多去纠结奥运名额的问题。”

好在凭借过往的大赛成绩和综合考量,Mikutina还是顺利入选了奥运阵容。得知消息的那一刻,这个18岁的姑娘形容自己的心情是“狂喜”:“特别高兴能够得到这个机会,我觉得奥运经历会是非常珍贵的,不管什么项目,能参加奥运会是每个运动员的愿望。我希望奥运的经历能成为未来的宝贵经验。”

截至目前,Mikutina本赛季还没能在同一场比赛奉献出两套零失误的节目,她非常渴望能尽快提高自由滑的稳定性,克服心理上的紧张,在奥运会努力达成自己的赛季目标:“两套节目在技术上准确完成,表演上每次比赛都更投入、更自如、更有表现力。”

为了女儿的花样滑冰之路,Mikutina的父母在几年前做出了一个勇敢的决定——从乌克兰搬到奥地利,以寻求更高水平的训练环境和更优越的训练条件。起初,时年12岁的Mikutina并没意识到他们真的要搬到奥地利来住,“我以为只是去奥地利训练一段时间”。定居奥地利之后,Mikutina经历了艰难的适应期,“一切都是新的,做什么都感觉很难,而且我完全不懂德语,花了一段时间去适应各个方面,但现在我非常热爱奥地利。”

乌克兰和奥地利,这两个美丽的国家都珍存着Mikutina最美好的成长记忆,对于乌克兰,Mikutina最美好的回忆就是家乡菜,“比如红菜汤,还有很多其他传统美食,每一次有机会回去,都会为了这些家乡味道兴奋很久。”而说到奥地利,“我非常喜欢这里的环境、城市与氛围。

从4岁开始接触花样滑冰,Mikutina坦承,一开始的几年,是父母将这项运动介绍给自己,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慢慢意识到花样滑冰对自己的意义。“父母带我接触了不同的运动,他们把花样滑冰介绍给我,我尝试之后觉得很好玩也很喜欢,不过那时候还很小,还不能说我已经意识到自己想滑冰,或者说我要求学习花样滑冰,而现在,我能更清楚地认识到,我非常喜欢花样滑冰,是我自己有着强烈的意愿练习滑冰、成为运动员。”

作为运动员,Mikutina没有偶像或榜样,她认为每个运动员都是独特的,都值得成为他人学习的标杆。“有这么多运动员在欧锦赛、世锦赛舞台上展示自己,每个人都有的自己的风格和个人优点,从小我也一直希望能有自己的风格,希望能在滑冰中有些自己的东西跟随自己成长。”

没有训练和比赛的日子,Mikutina喜欢读书,也喜欢步散步或是骑车兜风放松自己。在新冠肺炎的影响下,Mikutina意识到,曾经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的生活,似乎不可避免地受到了限制,作为运动员,更要小心不能“中招”。“疫情的影响,首先表现在大家日常生活会受到一定限制,包括比赛时也是一样。我也听说了,这次奥运会,我们没有机会去城市观光,只能在闭环里规定的范围活动,更加封闭和注重秩序。不过,平时的训练中,我其实没有感受到疫情对正常的训练有太大的影响。”

对于即将到来的奥运会,Mikutina最大的遗憾,正如她自己提到的,就是无法到闭环外参观北京。“我从没去过中国,也基本没见过北京这么繁华的大都市,所以我觉得特别遗憾,这一次不能借着奥运会在城里观光,很难点名说我最想去哪里,但我很想去探索北京的一切,去感受这个城市的气氛。希望等到疫情过去,能再有机会去北京。”

期待Olga Mikutina在北京奥运会上展现出最完美的表演,也相信在未来,我们还会在大奖赛中国杯以及更多的大赛中,再次欢迎她回到中国,见证她的成长。

采访:Tianyuan Zha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