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ah Fear / Lewis Gibson: 愿我们的节目始终传递快乐

英国冰舞选手Lilah Fear / Lewis Gibson从2016年开始搭档,几年来迅速进步,特别是本周期的两套自由舞风格独特,技术动作新颖,广受好评。在2021年斯德哥尔摩世锦赛上,他们也刷新个人最好成绩,获得第七名。赛后,爱滑冰记者有幸对两位选手进行了专访,他们分享了取得突破的感受,创造新动作的过程,以及对于未来的期待。

在斯德哥尔摩,Lilah Fear / Lewis Gibson带着“回归”的兴奋踏上赛场,虽然没有观众,但看台上的运动员、教练以及工作人员的掌声和欢呼让他们找到了表演的感觉,而他们也将出色的发挥归功于充分准备:“一旦上冰,我们要做的其实跟其他比赛没什么不同,训练中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这也给了我们更多的安定感,而且比赛就是展示自己的机会,更应该放开手脚。”

自由舞一直是Lilah和Lewis的强项,而韵律舞的得分相比而言处于劣势。本赛季,利用芬兰快步图案舞沿用的机会,他们将韵律舞作为重点,提升动作的成功率与准确性。“由于搭档的时间并不算长,每个赛季不同的图案舞对我们来说都是新的挑战,挑选音乐、编舞、提升技术动作完成度等各个环节时间都显得有些紧张。这赛季能够继续扎实系统地训练芬兰快步,打磨每一处用刃,同时调整了部分技术动作的位置,使合乐更加流畅,对我们来说尤为关键,世锦赛上的发挥也得益于对节目更加驾轻就熟。前几个赛季,我们总是要靠自由舞来弥补韵律舞的不足,而这次终于顺利完成所有技术动作,收获了不错的分数和名次,同时赢得了更好的自由舞出场顺序。”

从2018-19赛季的迪斯科,到之后的Vogue,Lilah和Lewis以独特的风格和演绎收获好评如潮。回忆起两套节目的编排过程,“给大家带来快乐”一直是他们的出发点:“编排迪斯科节目时,我们还是有些紧张不安,当时第一次尝试类似的风格,不知道观众和裁判会不会喜欢我们的节目。之后的每一场比赛,观众反响都出乎意料地热烈,我们也收到了许多消息,大家都表示很喜欢那套节目。对我们来说,无论训练还是比赛都始终充满乐趣,从不厌倦。因此,在选择Vogue的过程中也是以‘快乐地享受表演’为重点,如果我们能够享受自己的节目,观众也会被这样的情绪所感染。”

着眼新自由舞的选曲,Lilah表示奥运赛季通常都会获得更多的关注,无论选手还是观众都更加投入。入选奥运阵容对我们来说意味着实现梦想,以及在最大的舞台上代表自己国家的荣誉,自由舞编排也将继续表达自我,向观众传递我们对这项运动的热爱,力争设计一套有特色、充满挑战性、被大家所喜爱的节目。

自由舞Vogue中的托举设计是整套节目中的亮点,由原地托举和旋转托举组成的长托举成为了Lilah和Lewis的标志性动作。“其实最开始练习时是旋转托举在前,更好控制。某堂训练课上,教练Josée Piché提出尝试原地托举在前。或许是Lewis之前练过多年男单的缘故,单足旋转轴心尤其稳定,竟然很快就做成了。这样的设计非常少见,所以保留了下来,比赛时听到观众为此鼓掌欢呼也让我们尤其满足。”

Lilah坐在Lewis肩膀上的托举则是Patrice Lauzon给他们的课题。“Patrice希望Lilah能够坐在我的肩上完成旋转,再配以两个人的手臂动作,就能够很好地衬托节目的主题。这个托举的成型过程颇为曲折,特别是进入的方式几经修改,练习的过程也没少失误。一开始,这个动作是作为定级的旋转托举进行设计,但为了避开时间限制,保证安全,用作编排托举更加合适。”

Lilah和Lewis不会放过任何一次创新的机会。“很多动作其实都是从‘还有什么不同的可能性’这样的好奇心开始的,脑海中出现一个想法,就想在冰上尝试。理想状态下,我们希望每个动作都能看起来不同寻常,但又不过分标新立异,让裁判质疑是否符合规则或者在整套节目中是否显得突兀,这是一种微妙的平衡。随着赛季的进行,节目中的很多动作会不断进化,特别是三个编排动作,往往会有许多版本,这就需要我们始终保持开放的心态,有时新动作甚至是从那些‘没想到还挺好看’的离奇失误演变而来的,这也是训练最有意思的地方。”

经历了蒙特利尔世锦赛取消后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多,在斯德哥尔摩创造韵律舞、自由舞和总分三项个人最佳获得第七名,Lilah和Lewis直言出乎意料:“赛前想过如果两套节目都发挥得很出色,或许有进前十的可能性,来到赛场,完全是带着‘争取滑出让自己满意的节目’的想法。昨天比完自由舞之后甚至对于能够重回赛场,出色完成两套节目都已经有一种不真实感,两套节目的得分也都比我们预想的要高。今天早上醒来,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还是感觉像做梦一样。”

第七名的成绩也意味着英国有机会派出另一对冰舞组合在雾笛杯争取额外一个奥运席位:“这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我的妹妹Sasha可能会参赛,她一直以来都很努力,所以能够为她创造出这个机会对我来说也很幸福。无论如何,我们总是希望英国花滑奥运选手越多越好。”(注:Sasha Fear / George Waddell最终在雾笛杯排名第11位,未能取得额外的奥运席位。)

“最重要的是我们满意自己在这几年中取得的进步,这说明我们的前进方向是正确的。另外,明年世锦赛上将会有两对来自英国的冰舞选手能够出场,这一点很棒。”Lewis补充道。

谈起如何与冰舞结缘,Lilah表示自己两岁那年第一次被妈妈领到冰上,几年后便开始参加小型赛事,当时就一直以参加全国赛为目标。2014-15赛季,她和自己的第一任搭档Jacob Payne参加了两站青年组大奖赛,并且获得了全国锦标赛青年组铜牌,最终未能参加世青赛略有遗憾。而与Lewis搭档以来不断进步,取得的成绩充满惊喜,自己的目标也随之更加宏大。

而Lewis从11岁才开始学习花滑,起因是在英国电视真人秀节目《花样冰舞》(Dancing on Ice)看到Trovill & Dean的精彩表演。练习男单的几年中,他像许多选手一样期待未来能登上奥运舞台:“但我明白要出成绩已经很难,因为很快就有许多选手能完成四周跳,而且还不止一种。英国冰协也几次劝说我尝试冰舞。当我决定转项时,Lilah刚好在找搭档,几周后我们正式组对,第一个赛季就参加了欧锦赛和世锦赛,一切都进展得太快了。这已经是我们参加的第四届世锦赛了,真是不可思议。”

搭档五个赛季,两人感叹这段旅程无比美妙。“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逐渐找到了合适的技术动作和表演风格,以及自己在这项运动中想要实现的价值,特别是这一年的经历向我们证明,只要专注于自我提升,并且保持足够的耐心,就一定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走向高处。我们的教练团队也一直强调成长型思维的重要性,既然目标高远,就必须明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此期间,他们每天都对我们严格要求,既肯定我们的进步,又不允许我们轻易满足。教练们的大局观,以及他们对冰舞项目的深刻理解都让我们受益匪浅。”

展望即将到来的奥运赛季,Lilah和Lewis难掩兴奋。“能够为自己争取到参加奥运的机会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之后需要好好回想和消化这次比赛的感受与收获,带着更大的动力继续前进。我们也都很清楚自己的薄弱环节,各方面都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也对整个过程充满期待。”

明天,Lilah Fear/Lewis Gibson就将参加芬兰杯挑战赛,这也是他们奥运赛季的首场国际比赛,新自由舞《狮子王》又有怎样的创意,值得期待。

采访:Yuchen Wu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