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ie Gold:回归之路

平昌冬奥赛季宣布因为健康问题暂离赛场,寻求专业帮助的美国女子单人滑选手Gracie Gold经过两年的恢复和调整,在本赛季通过地区赛晋级,获得全美锦标赛的参赛资格,这一路走来克服了诸多困难。赛后的混合采访区,Gracie Gold吐露心声,与记者们分享了自己的心路历程、重回赛场感受到的热情与温暖以及未来的计划。

本次全美锦标赛前的公开训练中,Gracie的状态超出了不少人的预期,几次利落地完成了的勾手三周接后外点冰三周的连跳,两套节目计划的跳跃构成难度也不小。但是正式比赛中,她没有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最终排名第12位。她坦言对此并不满意,站在赛场上也感到紧张,“在家训练得不错,赛前状态也可以,但是到了正式比赛的时候还是不一样的。独自站在冰场上,必须要有充分的训练积累作为支撑。经验也会对临场的调整有帮助,但是这种经验并不是‘我之前参加过好几次世界大赛,所以几乎两年没比赛了,再回到赛场还是可以很自信地跟之前一样应对’,这次还是挺紧张的。”

虽然她也很清楚自己目前的状态还不能与巅峰时期相比,但是追求完美的态度从未改变。“这是性格使然,当我开始训练,来到这里之后又觉得好像还是可以与其他选手有一拼,对自己的期望值也就提高了。训练中能够做成一个动作之后,期望值就会变成去争取10次里面成功8次,这可能不是很现实的,但是如果没有这样的期待,就不符合我的性格了。”

这场比赛之后,Gracie的情绪是复杂的,很难用几个词来概括,有兴奋,有释然,有感激,很多感觉交织在一起,与之前相比最明显的相似之处大概是她极强的竞争意识。“一件事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最好,这也让我很难对于结果感到满意。如果我去跑步,这次一定要比上一次快,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这种想法一直都在脑海当中,所以比赛对我来说不是特别有意思的事情。但同时,这也是我一直都更喜欢自由滑的原因,会有那么一段时间感觉是在纯粹地为观众表演,相比而言,短节目总是到我开始放松下来,享受比赛的时候就差不多结束了。”

在格林斯伯勒,观众们对Gracie报以最热情的掌声和欢呼,两套节目之后,全场都起立鼓掌。对此,她充满感激,但也多次强调自己在本场比赛中的表现配不上这种待遇。“大家会这么支持我,是因为他们看到我在重回赛场的过程中一步一步努力向前走。之前离开赛场,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训练了,身体状态并不好,心理上也出现了问题。在这种情况下选择再试一次,并且说到做到,每天刻苦训练。一个朋友说她看到我所能做到的这些,也觉得自己也应该有办法去应对经常加班的劳累。在这方面,有些人可能是感同身受。从滑冰本身来说,我所做的是不值得大家起立鼓掌的。听到很多人说我重新回到赛场特别勇敢,这可能从旁观者的角度更容易有体会吧,但是对我来说,勇气意味着在战争中勇敢冲向前线,或者在枪击案中保护他人。非常荣幸人们会把我所做的与这样的例子等同起来。”

虽然在上个赛季的大奖赛俄罗斯站比过一套短节目,也表示退出之后的全美锦标赛是为了更好地准备新赛季,但是她决定去争取这次全美锦标赛的参赛资格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事情,而后凭借地区赛的铜牌晋级成功。在此期间遇到过很多的挫折。最开始的一段时间,虽然很努力,但是看不到成果。“大家都想要很快看到回报的,但是从决定去做,到看到进步,中间相隔了很长一段时间,有时候也会怀疑自己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但是好在效果一点一点显现出来了。“

从那以后,她的进步速度甚至超过了自己和教练团队的预期,以至于定下一个合理的目标也变成了一件难事。“每走一步,期望都在提高,有时候这种变化太快,来不及调整和适应。去年四月的时候,状态好的话,后外点冰三周能跳,但是成功率不高,阿克塞尔两周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去尝试,两分钟的表演滑节目完成下来气喘吁吁。后来拿到了全美锦标赛的资格,开始利用吊杆尝试四周跳,这次的公开训练3-3连跳有一定的成功率,顺利比完了两套节目,自由滑的后半程体力也还跟得上。状态几乎是几周一个样,很难去判断什么样的期望值才是合理的。系统训练后,身体也在不断变化,体重减轻的同时力量和控制力在增强,随之而来的是起跳时机与动作结构的变化。这不是什么坏事,但是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适应。”


这种变化也让她看到了自己的潜力,因此决定继续训练和比赛,我们在下赛季还有机会看到Gracie的表演。“这次感觉比地区赛的那一周好不少,来到这里之前,完成一套质量一般的节目已经不能够让我感到满足了,所以我觉得短节中的失误是特别糟糕的事情,但要是放在几个月之前,一天的训练中只发生一次像短节目这样的状况,我会非常庆幸的。下赛季还会比,还想继续调整出更好的状态,看看能够走到哪里,或许就是这样了,但也有可能还能做到更多。”

赛前的一次公开训练中,Gracie身穿露腰训练服,不少记者都注意到她身上有一个新的刺青,”那是一只飞蛾,因为它们总能找到光亮。这也代表着她在心理治疗过程中的感悟。有一天和其他几个女孩子一起讨论纹身,另一个女孩说她要把身上的骷髅图案换成一只飞蛾,因为它们总是向着光亮的地方飞。意外的是,这时候一只飞蛾停在了我们的桌子中间,并且很久都没有飞走,我因此很受启发。”


对于Gracie Gold来说,过去的两年意味着康复与成长,从黑暗一步一步走向光明。她言语间也多了几分笃定和清醒,这让我们有理由相信,即使未来依然不会一帆风顺,她也能够用自己的勇气和经验闯出一条路。祝福Gracie在回归之路上继续前行的同时,更加享受赛场。

采访:Yuchen Wu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