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书然:从俱乐部到世界舞台,新加坡女孩的滑冰梦

她叫于书然,16岁,来自新加坡。

她是庞清佟健冰上中心最出色的学员之一,是高嵩教练门下的优秀学生。

成年组的第一年,她在亚冬会上创造奇迹,勇夺2017年芬兰世锦赛的入场券。

从课余爱好到专业训练,从俱乐部到世界舞台,

然然一步一个脚印,不断挑战自我,

实现了新加坡花样滑冰在女子单人滑项目上的重大突破。

回顾自己的世锦赛首秀,于书然依然有些小激动:“很高兴能够参加世锦赛,去四大洲和亚冬会之前都不太顺利,四大洲比的又很差。所以在日本达到世锦赛的最低技术分数线的那一刻特别高兴。从10月份比完德国赛事的目标就是这个,感觉可能性很低,因为之前有换鞋等很多不顺利的事情。那一刻我仿佛释然重生了。非常喜欢世界锦标赛的气氛,我努力去专注于比赛,同时又为能和这么多有名的运动员一起竞技而感到兴奋。”

于书然的自由滑沿用了上赛季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后半段音乐稍微调整从A Little Party Never Killed Nobody换成了Crazy in Love。“我的节目主题和和电影情节很像,就是在讲述黛茜和盖茨比的故事,前面的音乐是慢板,后面节奏快点更活泼一些。”而短节目“有一些西班牙风格,稍微神秘一点儿。”

然而很少人知道,从俱乐部走向世界舞台,然然经历了多少低谷与迷茫的时刻。尤其是在2017年四大洲开始前,“换了好几双冰鞋,就是找不到对的感觉,把跳跃都丢了,甚至勾手两周都收不起来。我能感觉到肯定不是我自己身体上的问题,而是冰鞋不对劲。真的特别着急,这双不对那就再试一次别的冰鞋,到最后实在觉得找不到了,不太想比四大洲。我都收不了三周跳,什么都没有,不想那样去比赛。有一天我彻底奔溃了,一直在哭。然后佟健给我讲他以前遇到的困难,虽然问题没有解决,但心理上好多了。最后坚持穿着一双鞋去适应,能跳什么跳什么,最后终于找回了三周跳,节目练得不够但至少能做跳跃,比赛时其实心理不是特别有底。”

大概四五岁的时候然然开始接触花样滑冰,小时候妈妈给她报名了花样滑冰、艺术体操、游泳课、绘画、唱歌和弹钢琴等等各种各样的兴趣班。“妈妈希望我可以有广泛的兴趣爱好,我可以拥有自由选择自己爱好的权利”,然然笑着说,“虽然我并不会唱歌。”

那个时候她只是每周上一次滑冰课,将花样滑冰当成一种业余爱好。到了四年级,综合考虑了教练的鼓励和自己的爱好,于书然开始专注于滑冰,每天放学到冰场上认真练习。也是那一年,她开始了和恩师高嵩教练的合作。

“从四年级开始他一直是我的教练,除了中间有一年他去泰国。”然然说高嵩老师一直是个非常严格的教练,不过随着她的成长也会逐渐调整教学态度尽量温和一些。“他是个急性子,有时候我做不到一些动作,但他不懂你为什么做不到,不喜欢重复一样的东西。所以偶尔我们会有小争吵,我特别不喜欢他让我站在冰场上听他反复讲话,冰场这么冷,你说完话我没有心情滑了。”面对这些小摩擦,然然和高嵩老师并没有放在心上,“我们不需要特别的沟通方式,这些事情过去了立刻就好了”。师徒二人性格直率,为了他们的共同目标、为了他们热爱的花样滑冰而一起努力。

现在然然每天上冰3小时,分为两场训练,另外会有一小时的陆地训练。谈到庞清佟健冰上中心的训练环境,然然说:“俱乐部二楼挺好的,有舞蹈教室、健身房和办公室。缺点就是有些冷,不过正因为这样出去比赛对场馆适应很快。”

目前然然是11年级的学生,通过online school的方式完成学业,每天训练完她都会坐在俱乐部的办公室专心温习课程。滑冰和学习这两件事情构成了她的主要生活内容,“没时间有别的兴趣,之前偶尔有时间我会看看书。现在真的很忙,难以见到朋友,但如果有机会我尽量去见他们。”

被问到欣赏的花样滑冰偶像,于书然首先提起了金妍儿,“所有人都喜欢她。”“小时候还特别喜欢萨莎·科恩,一般的书我都不读两遍,但她的自传我读了两三次,她滑的特别美,自传写得也有意思。很多滑冰偶像的故事都很悲苦,但她的自传不一样,就像一般人,更真实。去年世锦结束后也特别喜欢瓦格纳,虽然她年龄很大了,到25岁一直坚持滑,才有最后银牌的成绩。”

2014-2015赛季,于书然成为了新加坡的全国冠军。作为地处热带的国家,新加坡的花样滑冰资源有限,只有大的商业冰场,当地小朋友没有充足的场地训练。不过近年来花样滑冰也在慢慢发展,全国赛有越来越多的人参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上滑冰。

这个休赛季对于书然来说格外重要,距离平昌冬奥会的时间越来越近,新加坡目前还没有取得冬奥会名额,她唯一的机会是在奥运落选赛上胜出拿到参赛资格。接下来的第一场考验是8月份的东南亚运动会,她将和另一名新加坡女孩Chloe Ing竞争,谁的技术分更高谁代表新加坡去参加9月份的奥运落选赛雾笛杯。世界锦标赛上然然成功完成了三周接三周连跳,现在她还在练习勾手三周跳和后外结环三周跳,争取在跳跃难度上有进一步突破。对于冬奥会,于书然略感压力,更会尽其所能去扩大她争取参赛资格的可能性:“时间越来越近,我告诉自己不要去胡思乱想,但同时这些想法是存在的,所以尽量冷静下来,不要想太多。”

“下个赛季的计划不一定,我的年龄还可以比青年组。暂时新加坡还没有决定青少年花样滑冰大奖赛的选站新分配,这由全国赛的名次和上赛季的成绩决定。”然然下赛季的比赛计划还要根据9月份雾笛杯的表现来决定,“我想主要在成年组作战,但明年有可能要比世界青少年锦标赛,因为Chloe Ing已经超龄没有资格,新加坡很可能除了我没有人符合参赛要求。” 然然认为,和成年组选手一起竞赛,需要继续提升自己的基础和跳跃难度,加强三周跳的技术,进一步改进旋转,而自己的优点在于成功的跳跃一般质量不错。

因为8月份和9月份有两个重要的比赛,所以然然选择暂时不换节目。“9月份后可能会编新的短节目,自己有点想滑Elvis Presley的《jail house rock》。自由滑已经滑了两年,也很想换。希望能够尝试不一样的东西,感受不一样的风格,享受滑冰的乐趣。比如滑一个慢板的音乐,没有歌词,试着投入更饱满的情绪。”

展望未来,争取参加平昌冬奥会的资格只是一个短期目标,之后然然要开始考虑上大学的事宜,可能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投入到滑冰方面,“能走到哪就走到哪”。滑冰是她从众多兴趣爱好中选择的最具热忱的一个,这种热爱让她用心做好生活里的每一件事、学会兼顾生命里的每一份精彩,无论是滑冰还是学业。

从俱乐部到世界舞台,倾注热爱与执著,一切皆有可能。我们祝福然然下赛季可以再次书写奇迹,让奥运舞台成为可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